20151114

( 小小公告 &  小小文 )








  毫無頭緒。


  莽莽撞撞。


  不知該從何說起,抬起頭,四面八方都通往不同的地方,無法選擇、沒有方向。
  失去感覺,在一片漆黑中摸索。希望能僥倖的逃開每一次的劫難,希望上天賜予我一絲希望。
  希望一睡醒,被恐懼所佔據的明天,被徬徨所勒索的未來,能夠得到解脫。
  從什麼時後開始,所有的事情都變調?事實上,從那開始經過了很久,只是一直遲遲不肯面對而已。以為只要摸黑往前衝,終有一天能找到出口。只可惜在一片死寂的漆黑裡,大多數的人都只能跌跌撞撞,最後被自己的愚昧搞得遍體鱗傷。以為這短暫的人生能拿來受傷好幾次、站起來好幾次,以為一分一秒的時間都足夠受傷,也足夠治癒。
  匆促的時間老早就贏在前頭,無法看見,任由一切失去控制。
  多久沒觸碰到鍵盤?打起字來有些不順手,那些敲打出來的錯字證明了什麼?
  這裡變了多少?我離開了多久?又頹廢了多久?
  正向的話誰都能說,可又有多少人真能樂觀向上的去面對?
  曾幾何時她還是那無憂無慮的她,不需要立志的言語和他人的加油打氣,不需要熱血沸騰的樂團去提醒她何謂夢想。她的心無時無刻都燃燒著熱情,用這份無堅不摧的熱情去維持夢想的溫度,她一直都在嘗試,而每一次的嘗試都得到了好的結果。一直成功的她怎麼會明白跌倒的痛?可能在她磨破皮的同時,她也一頭霧水的弄不清狀況吧。
  怎麼會有人那麼蠢?跌倒就要站起來啊。
  所以說啊,她或許根本不知道自己摔了一大跤。
  很徬徨、焦急,就像剛見到這個世界的嬰兒,這對她來說難道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新世界?
  當所有的事情都朝著自己的意料之外發展,當這個世界不在你的控制之內,當你的意志跟不上匆促的時間,該怎麼辦?
  挫折和壓力,還有沉重的期待,既然輕而一舉的破壞了對於夢想的堅持。從此之後的生活,從此之後的世界,都缺少了方向感。
  是啊,就像一個迷失方向的帆船,任由風擺布,無能為力。
  可真的是無能為力嗎?到底過了多久?到現在還是討厭著自己嗎?明明妳以前最喜歡自己了啊,最喜歡這個世界的啊。
  已經不能再頻頻回頭了,沒看到時間早已溜走了嗎?妳的手心已經沒有力氣抓緊,那麼就換成雙腿奔跑啊。
  要怎麼找回自信?妳分明清楚,為什麼還是要任由一切放肆呢?能做到的事情,為什麼總是不去突破呢?只差一點了,只需要一小步、一些些勇氣,眼中的世界就會不一樣。
  可是為什麼你終究害怕?害怕就什麼也都無法做了啊。


/



  「夏守,你先走吧。」
 
  還記得那天嗎?那天妳的雙眼意志堅定,炯炯有神的看著他的雙眼。
  對於妳突如其來的嚴肅,他不免感到驚訝,原本就不多話的他,更找不到適當的詞彙去形容過於細膩的感情。
  

  妳走了幾步,想要確定對方臉上的表情,稍微轉頭,有些彆扭。
  見夏守的神情裡多了一分不解,最瞭解他的妳,一如往常地展開笑顏。多麼無憂無慮的笑容啊。
  「放心啦!我沒問題的!」
  妳說。
  

  他仍然沒有說話,只是踏著碎布,跟著妳緩慢的腳步。
  你們並列一起走,在一年前的仲夏,妳終於和他並駕齊驅。還記得嗎?去年的妳簡直無法相信,出乎意料的,自己竟然達成了這個目標。
  那天他有稱讚妳嗎?妳肯定只記得攀爬到高點時,景色的荒涼和寂寞吧。才明白站在最高處的人是最孤獨的、是最恐懼的,如果自尊心過重的話,那麼便會害怕後方虎視眈眈的每雙眼睛。
  妳曾經和他說過,妳覺得站在最高處的感覺很淒涼,就好像站在一個尖頂,俯瞰整片大地,卻只看到一片荒涼。
  還記得夏守回妳什麼話嗎?或許他根本沒有回答妳。
  但是妳現在是否知道?當妳站在高處時,不是俯瞰下方有多少人在妳下方,而是抬頭看。
  往下看是沙漠,抬頭看是天空。
  明白了嗎?


  「我會追上你的。」
  口語裡多了些嚴肅,與妳並肩而行的他仍然無法理解。他沉默,他思考。
  你們之間持續了十分鐘的沉默,對妳來說就像一世紀的歲月。
  妳性急,在妳情緒激動時難以冷靜下來。不過,放心,這樣情緒多變、多愁善感的妳,才是妳。
  於是妳開口問,為了讓他安心,妳的口吻變回一如往常的輕鬆:「不--相信嗎?」
  他轉頭看妳,妳轉頭看他。他不搖頭也沒點頭,不給予妳一個解答,妳只好揣測。

  他沉默,他思考。妳沉默,妳思考。
  腦袋裡的齒輪開始運作,妳喜歡思考,思考一些關於人類、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妳喜歡探討生命,追根究柢,最後又回到了原點。
  親愛的妳,是否有問問妳自己?多久沒思考自己喜歡的事了?還記得妳總喜歡在搖搖晃晃的公車裡,想著一遍又一遍事物的根本。妳特別喜歡思考遇到阻礙的地方,那總是會使妳感到興奮,想要絞盡腦汁去突破,妳有信心可以突破,所以妳拚命的想,不曾放棄。
  親愛的妳,反省是好事,但可別變成自我厭惡了。其實妳很矛盾哦,之所以會討厭自己,不就是因為自己又重蹈覆轍了嗎?或許也是因為自己弄錯了事、做不好事。但這些都是可以改變的,不希望討厭自己,希望喜歡上自己,為什麼不做個讓妳喜歡的妳?為什麼不做妳嚮往的事?
  為什麼要逼著自己待在牢房裡?以為只要一墮落就無法爬起來?
  親愛的妳,妳表面上話說的風光,但妳的那顆心呢?是否有那個熱誠?倘若有,妳肯定做出了改變。
  不覺得這樣的妳,就像是個渴望徒勞而獲的混蛋嗎?妳當然明白,妳打死也不願成為那種人。


  妳突然哼起小調子,想要緩和緊張的氣氛,妳開始踏起輕鬆的步伐,想要讓他再看看妳快樂的一面。
  妳又再次像從前一樣裝瘋賣傻,莫名其妙的開始發廚,嘴裡唸著妳最喜歡的歌手的名子,滿臉笑容,就好像捨不得枯萎的花最後一次的燦爛綻放。
  當然妳知道,倘若妳是一朵花,就要當一朵堅毅不搖,能夠一直綻放的花。那肯定需要勇氣和自信,因為妳總是會在展現自己和保持謙虛中間游移。
  但妳現在是否明白?
  自信的展現並不是因為驕傲自大,虛懷若谷也不該是畏畏縮縮。
  所以妳是否該毫無畏懼的展現妳自己?別人都想看妳好的一面,而妳也肯定不想露出自己壞的一面。

  如果妳真的下定決心,準備好了,就該往前衝了唷。
  如果妳因為害怕而佇立不前,時間只會愈跑愈快,如果不快點擺脫恐懼,妳難道願意一輩子都這樣子嗎?
  熱愛自由的妳,當然不願意。那麼就趕緊打破吧!那扼住妳的畏懼。

  妳深吸了一口氣,好好地看著他的側臉。
  隨著年紀增長,他的臉也逐漸模糊,妳的心志的變化,也同時影響了關於他的一切。
  但至少妳沒忘記他的名字、他的性格,還有妳與他度過的春夏秋冬,這兩個條件足夠讓妳記得他。名字是標籤,性格便是內容,而那些春夏秋冬便是回憶。
  就算有天忘記了名字,也肯定會因為回憶而懷念;就算有天忘記了回憶,也肯定會因為名字而憶起。
  妳別害怕忘記,別害怕失去。有得必有失,這句話從小聽到大,沒想到竟然是如此有意義的一句話。
  那麼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也肯定不只是記憶裡的一首童詩,富含的意義到了長大才明白。原來那些童年所吟詠的詩句,背後都有著不同的情感與故事。
  啊,又來了。妳總是會從一個點想到另外一個點,最後所有的點連成一條線,又變成一個新的回憶。

  妳想要說話,卻欲言又止。
  妳深呼吸好幾次,就好像吸愈多就能有愈多的勇氣。會不安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選擇就是賭注,而是否賭贏都取決於自己。
  妳知道妳可以,妳知道倘若不在做些改變,終有一天還是會支離破碎。
  

  「夏守。」
  妳輕輕地喊他的名字,他沒有回應。
  「夏--守--!」妳用一如往常的語氣在他耳邊大喊,他這才轉過頭。
  妳還記得嗎?當時夏守的表情有多複雜?聰明的他是否早已猜測到?
  妳決定不拖泥帶水,不被一時的悲傷給淹沒。所以妳刻意放大音量,來壯大自己的勇敢,即使在夏守眼裡這些行為都是那麼愚蠢。
  「我的腳步慢了,甚至一路上跌倒過很多次。你的速度不應該配合我走,你應該走的更遠更快。」妳哽咽,一想到之前的種種,一切都是那麼黑暗,讓妳不想要再回首面對。但是倘若不克服,就難以繼續向前。妳明白,所以妳的眼神堅定,即使在堅定的背後盪漾著淚光,妳也想讓他看到這麼一個勇敢的妳,「所以--!你先走吧!我說過了吧?不用擔心我!我很快就會追上你,我會用比你快很多的速度追上你!」妳對著他大吼,想要和他並行的腳步分離。

  他的一臉擔憂妳看在眼裡,妳的逞強清晰的在他的心裡。
  即使如此,妳還是想要跟他踏在不同的直線上,唯有如此,才不會互相矛盾。
  一直以來個性南轅北轍的你們,可以說是互補的關係。合作好的話肯定是天衣無縫,但妳的腳步慢了,妳拖累了他,妳不願如此。

  「從此之後,我只會向前,我不會在退後了!我可能會休息,但不會休息太久。不會頹廢了,所以放心吧!」妳看著夏守的神情,細緻的變化,只有妳看的出來,「然後我會追上你,到時候......到時候我不會在像之前一樣總是想超越你,更糟的是慢你幾拍。」
  還記得那時候的自己嗎?因為不曾嘗過高處的滋味,所以想著要超越夏守,那時候的你總覺得,只要超越夏守,便能抵達高處。
  但之後妳逐漸明白,超越夏守是不可能的事,你們兩人最多也只能並駕齊驅。於是自認為緩慢的妳,想要抵達他的高度。那時目標是如此清楚,妳明白方向何在,溫度也總會隨著妳的情緒高漲而升溫。那麼之後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妳拋下了妳追求高低的榮譽感?妳開始縮小自己,妳的虛懷若谷用錯地方而使妳變的畏縮,無法盡情伸展的熱情靈魂,就這麼可憐的被困住了。
  妳開始用一堆藉口去搪塞妳的失敗,每一次的跌倒都加深了妳自身的罪惡感。不想要讓誰困擾,想要讓世人快樂,離自己最近的他妳當然也希望他能快樂的前進。
  於是妳開始討厭自己,也同時討厭起別人。妳沒發現自己已經深陷在深淵裡,而且愈跌愈深。還記得嗎?那時候的妳就算抬頭,眼前也只是一片黑暗。 

  而當妳終於明白自己身在何處,想要逃脫時,第一個浮現的是誰的臉?
  隨著歲月流逝而逐漸模糊,他的聲音是什麼樣的呢?那些蠢蠢的記憶,那個傢伙總會在考試前敲打妳的額頭,告訴妳「要贏啊」這宛如要背水一戰的話。
  那段時間妳忘卻了妳擁有快樂也擁有幸福,它們不曾離開過妳,而妳卻把它們隔絕在門外。包括他也是如此吧?


   「老實說啊,我曾經忘記過你喔。你的臉變的很模糊,看不見你在哪裡,看不見我自己。」妳還是老樣子,總是會從一個話題扯到另外一個話題,永遠停不了的嘴、永遠停不了的想法。而他總是皺著眉頭把妳的話全都聽下了,他擅長對付妳。你們瞭解彼此,「那記憶真是不堪回首啊,不過放心,現在的我肯定沒問題的。」

  妳滿臉燦爛笑容,之後或許會分開一段陣子,所以得好好的笑給他看才行。
  面對妳的笑容,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了。無法表露的感情全寫在她的臉上,本來就不怎麼直白的他此時更難以表露情感,這種兩難的感覺實在難受。
  想要說,卻礙於平常個性的緣故而有些彆扭。但誰知道或許下一秒你們之間的距離會被拉開?然後,他走他的,妳走妳的。即使妳說的斬釘截鐵,這對他來說還是太陌生了。
  就算是冰雪聰明的他,也難以習慣。

  「我再說一遍。」這句話像是在倒數,讓他有些慌了。
  「從此之後,我只會前進,停下來休息一下下,不會太久,也不會在頹廢了。」
  「嗯。」他終於吭聲。
  「所以你要好好的走,不需要加快也不需要刻意放慢。不要等我。」
  「嗯。」有點沉重以及猶豫。
  「然後......然後啊......」
  你們四目相對,下一次能好好的看清楚彼此,需要經過一段孤獨的旅程。彼此都明白,所以更抓緊著對方的目光不放,為了接下來的旅途準備,你們將彼此最美的樣子記錄下來。
  用他那顆不安的心,還有妳那剛燃起的決心。
  旅途多少總會嚐到孤獨的滋味,但同時也能因為獨自一人而看到不同的景色。那時還沒出發的妳怎麼會明白?接下來的路程是更蜿蜒的山路、更驚人的浪淘還有更強大的風雨,會跌倒更多次需要更多的勇氣和更多的決心,而那時的妳是一個人,也可能不只一人。
  但只要妳持續前進,只要再多用點力,終有一天還能再次看到他的身影。
  然後請妳在最後衝刺,忘掉他人異樣的眼光忘掉所有心中的疑惑。
  然後......然後......

  「然後我會追上你。」
  妳說,眼神堅定。
  「嗯。」
  他應聲,語氣逐漸平穩。
  「到時候,我不超越你、也不會在拖你後腿。」
  妳將視線轉移,戲劇效果般,對妳來說這有些矛盾。
  「嗯。」
  

  他看著妳,妳看著他。


  「到時候,我們就一起前進吧,用我們的默契。」
  妳在踏上旅途之前,笑得燦爛。
  接下來的日子會有更多的挑戰,更多的打擊。會有人不認同妳,會有許多無法理解的狀況。
  我希望妳能突破那些阻礙,一直往前,然後追上他。


  還記得嗎?他的臉?他的聲音?他的個性?妳和他的春夏秋冬?他的名字?
  還記得嗎?妳最喜歡什麼?想要什麼?想成為甚麼?妳的名字?


  我還記得喔。他的臉、他的個性、妳和他的春夏秋冬,還有他的名字,叫做夏守。
  我還記得喔。妳最喜歡和喜歡的人再一起最喜歡這個世界最喜歡妳自己、妳想要這個世界幸福想要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快樂、妳想要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希望能在這個世界在別人的人生中留下痕跡。
  妳的名字是,夏音。



  而我、是個秘密呢。




分4 


  嗨好久不見!!!!!
  對不起突然就這樣一聲不響的消失了那麼久,其實就是因為複習講義的關係
  我有信心第二次模擬考之後如果進度OK我還是會繼續打文的!!!!!
  因為時間關係我不能講很多,總之就是大概說一下


  我很想你們


呼,最近或許真的是太累了,出了很多狀況模擬模擬考也沒有考好
但是在最近也有很多美好的事
這段故事其實是發生在今年暑假的時候,呼,對,就是這樣
很久沒打文了寫到一半就覺得:啊、我果然還是喜歡寫作的啊。
雖然在會考這個目標下之前的那個夢想要再次燃起可能沒有辦法有那麼多精力,但是會考完我會全力以赴在各方面復原的
當然我會在會考前追上夏守
說起來夏守和夏音完美融合的話就是一個能動能靜的孩子,我啊,想成為那樣的人
在該做的事情全力以赴,玩就全力的玩、讀書就全力的讀
因為夏守和夏音可以說是兩個極端啊所以融合再一起會產生神奇的化學反應(?


總之我仍然不會因為會考休格的!!!!!!!!
只是可能會、淺水比較長的一段時間
然後真的很抱歉留言我我會找出時間回的請不要討厭我qqqqqqqqqq
大概就算高中了也還是會在這邊繼續待著的

這篇文很怪我知道所以(ry


啊對了可以去加腿毛少年的臉書(?)
臉書的話基本上不會淺水(?
偶爾還會被我的發文騷擾請小心(。



  


  
 

創作者介紹

夏音(なつ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