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呢。
好久不見。大概有,好幾個月了,是吧。
雖然自己本身沒有感覺,像是經歷了一場狂風暴雨,然後留下了夏天。
多麼寧靜呢,現在。
寧靜。

 

 

 

 

我回來了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安靜好嗎

 

 

 

於是就是這樣羽田夏音回來了阿夏回來了腿毛和手毛都回來了有沒有很想我哇

呼於是我回來了我也不知道自己離開多久了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其實我應該更早回來,只是有的時候回來一下下,瞬間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好。

所以只好來一個回來的札記來當作緩場的一個感覺(?)好啦其實這只是讓我比較安心而已

所以接下來的內容就只有我國中三來發生的一些可怕事情一些我想談不會懶得打出來的事

當然我會神隱都是因為會考的關係,至於考怎麼樣,嗯。

從地獄到天堂,再從天堂到人間,然後在人間與地獄之間徘徊,最後安穩的站在地球的土地上,作為一個人、一個妖怪。

這一路上我釋懷了很多。

很好接下來就開始喽 /  不知道會很多還是很少呢 /

 

 

分4  

 

 

嗯,我現在肚子不太舒服(所以呢

好的,讓我們來談談我的國中三年吧。

我不知道該從何談起耶好緊張喔(煩#

嗯總之就是,七年級我還是個從小還沒受過挫折一路順風的傢伙(其實也不是真的一路順風,應該說對當時候的我來說不知道的挫折不算在內

嗯對,我只能說在八年級以前就是很神奇的感覺都很一路順風,不管是在成績上還是比賽

然後在七年級的時候自己也因為想著自己有了自己的知心好友(雖然都在不同學校),所以就跟班上的人保持一個很良好的距離感(?

就是那種我跟大家都是好朋友喔但都不是你們的知心朋友,這個想法讓我到畢業前非常後悔,嗯所以高中會好好敞開心房面對大家。

 

然後來到了刺激的八年級,八年級可以算是國中三年來通常都要是最精采最青春也是最忙碌的一個時期

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個非常糟糕的黑暗時期。從八年級一開始各種活動和副班長的壓力都來了,啊這其實不算什麼

之後的優良學生也有一堆事要用反正就是一個有人說會幫我搞定最後還是要我一個人全部搞定的概念

我後悔嗎超後悔的阿想著如果當初更賣力的在台上演出更勇敢地展現自己,花更多的時間跟幫我演戲的同學溝通和排演就好了

那時候發現自己真的很缺乏領導能力,可能是因為害怕給人帶來困擾之類的,我其實不太敢指使別人。嗯,簡單來說我也很不合群。

然後呢黑暗時期也慢慢地開始接近我,那個時候一心想跟某個損友一起投稿文學獎

但是學校的交件日期回過頭來已經過了,我那時想著就算這樣也投投看吧,畢竟主辦單位的交件日期還沒到

那時候我只有一個禮拜假日的時間,剛好又是段考的前一個假日

嗯其實跟我比較熟的人都知道,我其實是個到段考最後一個禮拜才開始唸書把課本全部重看一遍的人

於是陷入了兩難,到底要打文學獎還是要念書呢?

然後我選擇了文學獎,放棄了準備段考,想說應該沒問題的。

但是等我打好去交件的時候,老師不收。

噢對這很正常嘛,學校的交件日期早就過了,是我自己冒險這麼做的,也是我選錯了選擇。

於是造成了兩敗俱傷,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對寫作的熱情慢慢減少。

然後接下來是更可怕的事,有一次我不小心數學考了爛了,於是馬麻就每天對我說著:我對你好失望我對你好失望......

我還記得那天聖誕節,我心情異常煩躁,打開電腦聽そらる和ろん的新投,是一首非常有聖誕氣息的聖誕歌曲,那時候我把聲音調到最大,為了不去聽到母親的話語。

 

 

 

嗯,之後每年聖誕節看臉書的動態回顧,就能看見那首歌,再聽一次的時候我的心裡其實非常的(ry

然後在那個時候每天動態上都是一些崩潰般的情緒發洩長文,這首歌對我來說其實很特別啊wwwwww

嗯然後之後數學考試出現了,非常糟糕的狀況。

就是我完全不想寫,拿到段考考卷就是想交白卷的那種感覺。

所以那個時候我數學還考不及格這真的是一個超級神奇的叛逆感(?)所以自從黑暗時期過去,我媽對我的未來選擇表示:你要讀什麼你開心就好。

我媽的民主開放從原本名義上的到真的實行了

好然後,黑暗時期的時候還遇到了共伴效應(什麼東西

嗯這個我就不多說了有點不堪回首會人覺得害怕當然我希望那個共伴效應的同學在高中也可以好好加油/

 

總之到了八下開始發現一個同學努力念書的背影,於是就被感動了(?)

所以我也開始努力讀書開始乖乖地寫功課,我逐漸地發現這樣很踏實也很安心,不用擔心沒寫功課明天理化課還要罰站(我發現這樣回首真是太青春了

八下開始改變自己,突然變得比較認真,那個改變時期其實真的很痛苦,改變都讓人很痛苦的吧

雖然我愈認真讀考得愈爛,我個人是認為自己那時候還沒從先前的感覺脫離出來,還有對自己很沒自信

其實那時候我很悲觀,之後到了九年級,雖然我在這邊跟大家閃亮亮的道別了,還約定要凱旋歸來

但其實九年級會考時期也不是很好過,真的是讀得愈認真考得愈爛,我相信我更努力了應該會比之前更好,當然中間也是有一些怪怪的原因

好,講到這裡我真的是一個怪物。好啦,不如說是一個怪人。

就用這麼去說吧。我在自己的身上想了一種痛,而我那時候把專注力都放在這個痛上,於是我自己感覺到了痛。

但這個痛或許不是想像出來的,而是真的有,只是平常我們無法感覺出來,但集中專注力的時候就能感受到那微小的變化

於是這個痛養成習慣干擾了我整個九年級。我什麼也沒說,我只是努力的讀;我什麼也沒想,我只是拼命的讀。

因為我知道我沒有時間重新整理自己,我連念書都來不及。我必須說,我真正開始努力準備會考是在寒假之後。我落後的講義還是一大堆。

我現在當然超級後悔的啊因為九上的連假超多還有颱風假,可是我全部都拿來頹廢。回頭想覺得自己真的有夠(ry

好,我們來講比較開心的好了。

九年級的會考目標是哪裡呢,我跟某個損友說要一起去師大附中

於是成立了師大附中特訓班,然後每個禮拜六都出來特訓下午唸書。

但是大家都知道,兩個損友再一起等於瘋子等於不能好好唸書,雖然我們還是有進度的。

但是大部分我的回憶都在發廚。

20160116我去了One Ok Rock的演場會,我記得我接到通知的時候我正在看他們Live的影片,我那時候一整個(ry

那時候只是非常的崇拜Taka,因為不論是詞曲都做得非常棒,尤其是歌詞。

我是在黑暗時期遇到OOR的,然後我在會考時期愛上他們。

寒假之後我正式成為Taka廚,我對Taka的愛突然暴增,當然現在我對Taka的愛已經定型了,就跟T君一樣,已經過了發廚時期,我對他們的愛是永遠的(。

其實我要從黑暗時期裡出來,都是多虧了Taka。真的,那時候我跟Taka約定了好多只要想到Taka又好像能堅持下去。

關於特訓班就是許多OOR的美好回憶,雖然我跟那個某損友絕交了,這又是另外一個對我來說有點突然的悲傷故事。

總之,我們有個戰歌。一切盡在不言中(?)

 

 

 

那時候Hold on tight 是特訓班的主軸精神 (為什麼有點像在介紹學校wwwwww

對,就是這樣。

休息一下有點詞窮。總之就是我愛Taka,而特訓班對我而言的日子就像是迅速過去的會考,如煙。

但其實也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回憶裡,嗯,這樣有矛盾嗎。

我覺得我打這些應該不會有人要看wwwwwwwww

這可能真的只是為了緩場或者是,讓未來的自己能夠看到,能夠不要忘記,能夠被提醒。

這裡存著我不同時期寫得不同的文章,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想法,很有紀念性跟歷史性。

好,那麼來談談會考吧。

 

 

會考真的考得不理想,但原本我以為我會考更爛,成績還沒出來之前我可是煎熬了很久。

看了落點之後又是一個尷尬的落點我又要在煎熬一段時間嗎?嗯,其實我昨天看到一些簡介之後,各種說服安慰馬麻請了飲料之後剪了瀏海之後,釋懷了啦。

我真的也從來沒想過自己可能會落到那些學校,我一直以為自己能夠很順利地考上自己的理想,然後又,一帆風順嗎?

其實這些都是在給我教訓,在於我要不要記取而已。那些黑暗時期我花了多久脫離?自己給自己製造的麻煩又有多少?名義上的堅持有多麼糟糕?

嗯,然後,在這段等待學校的過程裡,我也慢慢體會了。

起初是覺得說,不上前三志願的話很對不起老師也對不起自己,甚至會覺得很丟臉。

但是也不過就是個明星學校,或許是因為我身在台灣所以在這個階段我曾有那樣的想法吧。

重點不是高中而是大學,但說真的一考完會考我真的,突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啊

之前在會考時期的確會有突然都不想做覺得人生無望之類的糟糕想法,不過更令人害怕的是身在台灣的我要怎麼出社會後,站在這個地球上能有競爭力能夠與這個世界抗衡能夠與大家和平相處。

能夠養活自己。這讓我想到為了榮耀為了名聲為了金錢而去工作的傢伙。

其實我覺得能夠養活自己是最基本的,但對某些人來說也很殘酷吧。

我真的不知道我可以打什麼我能在電腦前的能耐真的不多,我大概是進化了。

如果可以我想現在就發表文章但是又覺得少了什麼。

 

重新開始讓人期待也讓人不知如何下手所以,我要想接下來的小說嗎。

其實我有點緊張因為我好久沒打我真的好緊張。

我現在突然很後悔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在這邊打一堆有的沒的。

 

給未來的自己看吧。所以說,未來的妳,看見了嗎?

不要再重蹈覆轍了。

 

 

Foe the future  

 

話說夏天來了耶

 

 

 

 

 

 

 

 

 

 

 

 

創作者介紹

夏音(なつ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