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HER.png  

 

For her.Where is me?

一定要找到自己立足的地方。

 

 

 

  晴日羽萌,今年剛滿十八歲。
  她苦苦等了多久,終於來到了少女心邁入成熟的年紀。她所嚮往什麼?十八歲的花樣年華?女孩子都喜歡穿新衣、打扮、為自己上點妝,她終於能正大光明不含帶任何羞澀地做自己一直以來想做的事,她可以去談感情,她可以找個職業安定下來,她可以穿著只有十八歲的女性才得以穿著的華麗服飾與配件,在別人眼裡她將會是氣質高雅已受到完全教育的高貴女士,她不會再被當小毛頭看待了。
  明明就只是個數字,卻掌握住了待人的態度與規範,這一點自小羽萌就不太清楚,她認為年紀這種東西是可以跨越的。
  沒錯,它可以跨越,只要你的能力足以達到標準就不成問題。
  然而,倘若要回頭,眼前也只留下灰燼慘澹的瀰漫著視線。

>

  晴日羽萌,剛滿十二歲。
  她滿身的泥濘被稱為「母親」的人物給洗淨,她所有的記憶像是落葉一樣隨著風各自奔向東西,命運被掌握這樣的事情她怎會明白?
  一身粉紅色洋裝是月城裡最基本的裝扮,兩頭的馬尾晃呀晃的唱著童謠 --我的母親真偉大!我的母親真偉大!
  這是多麼令人會心一笑的情景,但在月城裡卻只能換來苦苦一笑。年幼的她怎會明白?

>

  晴日羽萌,剛滿十五歲。
  內心逐漸成熟,生理與心理的果實逐漸轉黃,儲備著開花瞬間衝刺的力量。兩頭的馬尾變得稍長了點,帶點嬰兒肥的臉龐已被歲月磨成一個完美的菱角,微笑不在純粹卻多了些許魅力。
  晴日羽萌已經結交了許多莫逆之交的摯友,他們成天談天說笑了好久,但總會忘記某些必需執著的存在。正值叛逆時期的她,怎會明白?

>

  晴日羽萌,明天就是十八歲了。
  她對於世間已不在好奇,甚至想要就此長眠不醒,她孤苦伶仃的在人生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卻總是走不到她盼望的深淵。
  她翻開了之前所寫的日記,微笑很美卻暗藏著苦澀,看似甜美眉頭卻深鎖著不解。

 -- 如果每一天都能那麼開心就好了!與鯊魚臻、千石、主人、布蘭特還有好多好多的朋友!當然,還有母親大人!
  好想要趕快長大,等到十八歲就能穿上漂亮的衣服,或許還能比母親大人還要漂亮喔?

  母親大人?能比母親大人還要漂亮嗎?這樣說起來,已經好久沒這樣叫了。
  羽萌突然頓了頓,莫名的情緒在她的心旁沸騰了起來。她開始想起了什麼,有點兒模糊的場景卻感到非常切實的溫馨與真實,就好像這一切都是觸手可及的。
  如果只要伸出手就能喚回什麼的話,那麼花點力氣也沒關係的吧?如果伸出手的話會出現什麼呢?她感到十分好奇。

  「會是我們當年寫的熱情劇場嗎?」
  
  想起之前與朋友們一同鬧的劇場、一同歡笑的時光,她又不禁露出苦澀。

  「還是那個神祕的達倫哥哥呢?」

  他的確很神祕呢,羽萌覺得惋惜,如果可以她多麼希望能再看一遍那樣的景色。

  「該不會又是巫宇文狼狽的求救吧?」她噗哧的笑了出來,她想要就這樣笑不停,「她總是這樣呢。」

  羽萌輕咬下唇,將手向前一公分。

  「還是我與主人的冒險故事呢?那時在大廳裡我們總是玩得不亦樂乎。」她暫停移動,就這樣讓纖細的手定格在半空中,「還是我第一個崇拜的人?羅蘭那傢伙嗎?」

  她又將手移動了一公分,羽萌決定就這樣慢慢前進。

  「啊!該不會是之前創立的學院吧?不過最後解散了呢。」她垂下眼簾,心頭傳來陣陣疼痛,看來心湖已經完全沸騰起來了呢,「我是一個懦弱的人,對不起。」

  是啊,一直以來晴日羽萌都心知肚明,但對不起無法換來什麼,簡單的三個字就像年齡一樣只是個假象,說不定比自己更沒用處。
  她早就知道自己總有一天一定會離開,那樣美好的世界不屬於她,能夠與那些人邂逅就是她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既然會有人願意支持那麼膽小無力的自己,願意與她共同創造並團結合作,看著學院的成績逐漸有起色,在排名也佔有比先前更亮眼的名次,晴日羽萌感到很開心。
  原來已經忘記那麼久了,明明是這麼重要的回憶啊 --她想起來大家聚在一起閒聊、一起作戰的景色,歷歷在目的過往使她全身感到燥熱,她開始不停的發抖。
  
  --再這樣下去就連手也無法聽從指示了!

  她心一急,然而手卻重的像石頭,連移動都有困難,她還沒真正地伸出手啊!別那麼快就結束!
  羽萌心內的那片湖水分原本就僅剩不多,然而現在卻沸騰得相當厲害,在不久就要蒸發了吧?到時候就連一滴水珠也都難以再看到了呢。
  那麼我的心,就空了呢。

  就在那一瞬間,僅僅在那不到一秒的頃刻間,沸騰的躁動停止,羽萌的呼吸也差點被嚇住了。
  她的手伸的好長,對著上空拚命地找著什麼,手指卻無力地垂了下來,像是在碎念著對不起。

  心頭的熱騰在一瞬間給冷化了,羽萌全身冰冷猶如身置於北極區的冰海裡,不,或許更冷吶。
  斗大的液體滑落毫無血色的雙頰旁,很暖、很熱、很痛,她沒有多餘的力氣說些什麼,嘴巴微張的看著上方。

  伸出手的話會看到什麼呢?會是我們當年的熱情劇場嗎?還是那個神祕的達倫哥哥呢?該不會又巫宇文的狼狽求救吧?我說啊...我說啊...,你不要總是那樣讓人擔心啊,巫宇文。
  從與她相遇開始、到與大家相處的過程以及遇到布蘭特等人的記憶,就像跑馬燈一樣的越過眼前,她發抖的很厲害,難道要死了嗎?這樣也好,因為自己想死很久了啊。
  終於走對路了,這幾年來,自己都是一個人走來的 --她感到相當心酸,閉上一雙她曾經引以為傲的大眼睛,準備長眠。

  「對不起,如果說這句話能挽回什麼的話,要我說幾遍都行。」

  咦--?

  因為被觸碰到身子而嚇得縮了好幾吋,羽萌的眼前因為淚水而一片模糊,微暖的亮光像是金色的海鷗耀眼的刻畫出一線足跡。
  她聽到了一股熟悉的節奏,那溫柔的背影總是喜歡為自己煮著早餐,開啟瓦斯一般的燃起了羽萌心中的小小火苗。

  「從今以後這就是妳的家喔!」

  女子溫柔的捧起嬌小的女孩,這麼甜甜地對著她笑。

  所以才叫做晴日啊,我親愛的女兒--。

  她全身又是燥熱,雙頰又紅又燙的,那兩道淚痕的蹤跡讓她的臉好疼,所以她最討厭哭了。

「對不起。」

 不要再說了,這樣毫無效果的話,就如同年齡一樣只是個象徵罷了。
 到底是誰?不要再說了,對不起這樣的話。

 --她早已聽自家的母親說了好幾遍了啊。

>

 

  陽光柔和的灑進淡褐色的木質地板,品質良好的布、一哄而散的灰塵,那曾經甜蜜過的嘴角稍稍抽動著,兩雙大眼在笨拙的搓揉上有了些精神。
  現在是春天,外頭的街道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了。

  今天是晴天,鳥兒比起自己更活力充沛的在窗台上細碎著什麼。
  或許是因為春天要來了,大家才那麼有活力吧?那麼商店街肯定叫賣聲連連呢,巫宇文那傢伙肯定一早就趕往戰鬥大廳了吧。

  羽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轉身準備去換下身上的睡衣,卻發現鏡子旁矗立著一件被掛立起的白色婚紗。
  她,瞬間愣傻了。

  「什麼啊...這種東西...」她有些不敢置信,細嫩的手指像是輕巧羽毛般越過白紗的每一寸柔光,「該不會是有誰寄放在我們家吧?」

  她漂亮的眉微皺,苦苦笑著:「也是,我有那麼一個笨蛋母親啊。」

  羽萌將白色婚紗推到一旁,好讓她能看清鏡中的自己。今早的晴日羽萌心情很好,因為春天即將抵達月城,她能每天在鳥語花香下與母親撒嬌、與巫宇文戰鬥、與鯊魚臻他們玩到母親聒噪的叫著她回家吃晚飯,然後,夜深人靜時,她能聽著母親溫柔的替她念著小美人魚,最後幸福的進入夢鄉。

  「--?」

  她細瘦的四肢以及清秀的臉龐,不復從前的天真無邪已經開成一朵成熟且耀眼的花。什麼時候?她一直以為她離十八歲的模樣還要很久很久。
  難道是自己的期許成真了嗎?她真的已經成年了嗎?但為何她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呢...?

  淚冰冷的滑落雙頰,羽萌在鏡子前無力的跪下,看著自己哭紅腫的雙眼,根本無法聯想到當年無理取鬧的小野妹。
  她好壞念那個懵懂無知、成天與巫宇文跑上跑下;成天與朋友們瘋瘋癲癲;成天只會賴在母親身邊的那個小小晴日。

  她不想要了,她再也不想要長大了 --所以請讓這個願望結束吧。
  她的視線再次移到被暖陽給照耀的白色婚紗上,靜靜地與它對峙著。

>

 

  「新來的孩子嗎?叫什麼名子呢?」
  「晴日羽萌是也!」
  「這樣啊,晴日妳真可愛呢。」

  她歡喜地跳了幾下,臉上盡是燦爛。

-

  「喂!晴日妳快點啦!」藍色的大眼有些不耐,雙手插腰的對著她斥喝道。
  「等一下啦!先讓我準備好戰鬥的東西嘛!」緊追著她,永遠趕不上火車的女孩。

  雖然又喘又累,但眼睛卻笑彎了。

-

  「大姊姊你好厲害啊!這隻兔子要怎麼畫啊?」
  「我不是女的喔,我叫布蘭特,是男生的名子。」
  「都沒關係啦!只要我認得出大姊姊你是誰就好了啊。」

-

  臻臻:「話說,我想要提出一個活動。」
  晴日羽萌:「啥?」
  千石撫子:「啥活動?」
  臻臻:「看到S1和S10都有小劇場我覺得很不公平!我也來開個小劇場!我也來為S9努力努力!」
  晴日羽萌:「臻臻是英雄!」
  臻臻:「你們想到劇名了嗎?」
  晴日羽萌:「熱情劇場!」
  千石撫子:「食物劇場!」
  臻臻:「欸!」
  貝琪:「千石好煞風景...」
  千石撫子:「食物QAQ
  貝琪:「都說了別煞風景!(打)」
  晴日羽萌:「別打了(戳)」
  臻臻:「對嘛!別打了!(咬)」
  晴日羽萌:「鯊魚臻出現了!」
  臻臻:「我不是鯊魚,而且再鬧下去第一幕就無法演了。」
  千石撫子:「食物。(指肚子)」
  臻臻:「=口=,算了,序幕就草草結束吧!(滾走)」
  貝琪:「好沒責任感...」

-

  「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

  女孩甜甜地笑著,對著比自己高了些的少女稚氣的揮了揮手。

  「請問妳是誰呢?」

  看著準備離去的小小身影,剛進入青澀年華的她充滿不解。

  「我是十二歲的晴日羽萌喔!現在,十四歲的晴日羽萌要跟我說再見了!」

  她揮了揮小手,踏著輕鬆的步伐。兩旁的馬尾晃啊晃的唱著童謠 -- 我的母親真偉大!我的母親真偉大!

-

  「聽妖精小姐如此甜美的嗓音,肯定是個美人吧?」少年輕柔的微笑道。
  「啊...?才、才不是,我今年才十四歲而已,根本無法達到十六歲年華的漂亮。」

  是啊,她天天都在盼望,盼望著哪天能長大成人。

-

  「什麼啊晴日!妳已經十五歲了啊?」巫宇文兩眼睜得好大,有些不可置信。
  「那是當然的!我每天可是很努力的喔!」羽萌藉由身高優勢狠狠的搓揉著巫宇文的頭,為此感到十分爽快:「我的歌唱課程已經到中級了喔!」
  「哼!那不算什麼!我的元素魔法也中級了喔!」

  巫宇文鼓著腮幫子,沒好氣地拿起魔杖,依然瀟灑地背對著她。

  「走了!去打機械!」
  「我跟妳說喔!昨天十三歲的我跟我說再見耶!」
  「妳是唱歌唱到腦袋壞掉了嗎?」巫宇文惡狠狠地諷刺回去,接著開始奔向機械的戰地。

  「等我一下啦!」

  一如往常地,永遠趕不上火車的女孩。

-

  「我早就想死了,妳為什麼不死掉呢?」她紅了眼眶,雙手緊抓著那粉紅色的裙擺。
  「因為我還不想死啊,我還想要跟大家多相處一點。」對方苦苦地露出微笑。

  「而且,不是妳自己一心想要長到十六歲的嗎?現在已經可以了喔!」那比她矮一寸的少女,露出了好不可愛的笑容。
  
  --現在十四歲的晴日羽萌,要跟妳說再見了。

>

  「那麼,十六歲的我要跟我說再見了嗎?」羽萌苦笑著。

  沒有人看的到她,不管她在街上做出了多麼怪異的舉動或是嚷的有多大聲也好,都沒有人能看到她。
  她早就想死了,自從滿十八歲後就再也沒有人看的到她,在沒有同儕的狀況下,她連母親的身影也看不到。
  現在,她的房門被上鎖了,就只有窗戶開著。

  她在想,如果說現在從三層樓跳下去的話,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但至少十六歲的她會來找她吧?一定會的,說不定這件婚紗就是十六歲的晴日羽萌為她準備的。

  於是她穿上了與她合身的純白禮服,細緻的玫瑰與珍珠點綴成一幅優柔寡斷的畫作。
  落於鎖骨旁的黑髮整齊的綁成單辮子橫臥在肩上。她舉起鬆軟的裙擺,對著鏡子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如果可以的話,她很想跟小時候的自己炫耀一番,告訴她自己穿上了只有成熟的女人才得以支配的婚紗;告訴她女孩子的夢想她已經實現了;她還要告訴她現在的她已經能唱出天籟令觀眾為她傾倒與陶醉。
  噢!她還要告訴她,一定要記得去跟巫宇文道歉、還有要坦然面對布蘭特,還有...

  「一定要找到自己立足的地方。」

  她跪坐在窗邊,要跳不跳都不重要了。
  她在等著,不管是誰來都好,求誰來找到我吧!這麼吶喊著。

  我到底,在哪裡呢?
  --這是十八歲的晴日羽萌給未來自己的話。

 

- 全文完 。

 

不要以為沒有第五章!!夏音說寫五章就會寫五章的我是男子漢(拍胸
欸豆、章四的全文完是指劇情內容的全文完,可以說是結局啦(敷衍(NO
章五是夏音寫的信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各種感性各種可悲啦QQQ

我在這裡深感抱歉的是、嗯,我的劇情沒有交代清楚,加上這篇有很多跳場景的框架#
所以在第五章的信啊,事實上除了寫給女兒之外,還有羽萌交的那些朋友們。
然後會在最後開放關於本短篇小說的任何問答與解析,雖然我知道這樣沒什麼用啦(滾地)

前段有點可怕因為我根本就是用衝的xDDD
衝到自己累了為止,已經好久沒這樣了(躺)
第五章恐怕要等段考結束了,雖然不知道我會不會讀書就是了。
我好想哭喔煩Q

 

 

 

  

 

 

 

 

  

創作者介紹

夏音(なつ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秋雨
  • 等等沒有了嗎(驚恐
    是說這篇場景一直跳我有點混亂(倒
    嗚嗚嗚完結的好快(擦淚

  • 欸豆,劇情的話結束了喔。
    對於故事架構不完整真的非常抱歉(鞠躬
    章五我會盡量解析的(鞠躬

    夏音(なつね) 於 2014/03/29 20:07 回覆

  • 梨子桑
  • 我期待第五章wwwwww
    基本上水果智商是不會在意到妳哪裡漏寫什抹的啦#
    我只覺得我想看第五章(去死#
    因為那是妳感情的投射這樣ˊˋ

  • 不要期待第五章!!!!!!(#
    我想不到我要打什麼(x)雖然說有打了但還短(#)
    我知道我想打的不是這個,如果要用媽媽的角度去寫各種苦手#
    但如果用自己的角度去寫的話第五章可能會、可能會看不懂#
    不過我想我應該還是會想把這封信變成"我"寫的#
    因為你懂得那個母親太正經了口氣不太像我齁當然看法也、嗯(#

    诶诶诶發現漏寫什麼嗎拜託請告訴我漏寫哪裡##
    因為我說真的這篇文章我、算了第五章在解釋(x)
    架構很不完整啦#####

    我的感情投射會很可怕喔所以我改了一點點讓他變得比較像羽萌的角度#
    不過事實上,其實雷同的地方有很多。
    因為羽萌就是之前的夏音嘛(苦笑(#

    夏音(なつね) 於 2014/04/02 17:36 回覆

  • 黑子露ちゃん
  • 是因為自己沒勇氣再去面對嗎?恩...我可以懂阿阿阿qwqq(不你神馬都不懂##
    有時候甚至會覺得當自己到了過去自己一直期待的那階段卻沒有什麼特別感想
    反而是一陣失落ˊˋ因為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吧?
    就會不太懂之前的自己是在期待個什麼...因為自己的本質根本就沒有改變呢
    又或是自己到了這麼一個希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失去了比這個更重要的東西
    而且已經挽回不來!這時候就會很討厭自己為了這個''夢想''而舍器掉那麼多東西
    ...阿...算了我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感覺
    因為我自己本身也是這樣呢(搔頭)))
    得到了什麼但卻又失去了一些更重要的東西阿阿阿阿阿令人欲哭無淚呢QQ

    我很喜歡for her哦www

  • 其實我打這篇的時候真的快哭了(x
    我真的覺得羽萌很可憐嗚啊啊啊啊啊啊qqqqq
    看到劇場的時候我真的超級難過超級無敵難過超級超級無敵難過qq
    劇場那邊我沒有做任何修改原封不動的呈現qq 現在再看一次心超痛嗚q
    可惡我到現在是在感性什麼wwwwwwww

    真的QQ!! 我沒有辦法法控制時間,沒有辦法永遠停留,也無法加速
    唯一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握當下
    我一直很疑惑 小時候那個還沒被汙染(?)不對、很正常的小時候的自己
    有沒有曾經想要變成大人?渴求快點長大之類的?
    總覺得還是小孩子的時候總會這樣想呢

    像我現在唯一的夢想就是進入二次元(?)
    果然還是不正常最好了!!每天沒有煩惱都在發廚(慢著
    然後事到臨頭才開始煩惱(還是有煩惱#

    夏音(なつね) 於 2014/06/08 18:24 回覆